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性别 > 她们为何要逃离“美丽”

她们为何要逃离“美丽”

发布时间:2018-11-05来源:回声Huisheng 作者: 点击:

编者按:近来,韩国的社交媒体上刮起了一阵名为“逃离紧身衣”的行动旋风。面对不合理的外貌压力,很多女性行动者发布了她们摧毁化妆品或者改变形象前后的照片或视频,以此表明自己想要摆脱日夜化妆/护肤的劳累人生。


“逃离紧身衣”由韩语「탈코르셋」直译而来,「탈」有“逃离、脱下”的意思,「코르셋」则是英语corset的音译,指“紧身衣”。这句口号,其实是“逃离束缚”的意思。韩国社会对女性有着严格的单一审美标准:皮肤白、大眼睛、高鼻梁、妆容精致……巨大的社会压力促使女性在“保持美丽”上持续地消耗精力和钱财。而随着metoo运动的深入,女性们也开始意识到这种“美丽”的剥削,并用行动去质疑不公正。

A.jpg



自今年5月开始,Instagram、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出现了数千个带有#탈코르셋(逃离紧身衣)标签的帖子,内容包括女性摧毁化妆品的照片或视频、化妆VS素颜、长发VS短发的对比照等等。这波汹汹袭来的韩国的女权行动,想要通过拒绝被主流审美绑架的生动形式宣誓女性对性别压迫的不满和反思。


B.jpg

闪亮的眼影粉饼被压碎,指甲油被倒了出来,用口红写下的“탈코르셋(逃离紧身衣)”赫然在目。这场毁灭“美丽”的仪式,带来的财务损失也不小,一堆化妆品通常要花费上千元人民币。图片来源:Twitter账号“@wasinthedark_”


“那种支配我的力量消失了”

 

作为世界著名的“整容之国”和“亚洲偶像中心地”,韩国如今对女性外貌的期待反映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女性做整容手术的比例从1994年的5%猛增到了2015年的31%;91%的女性认为外表对生活非常重要;根据一位韩国受访者的描述,一些公司甚至规定了女员工口红的色号。


当严格的审美标准逐渐成为这个国家的常态时,年轻的韩国女性开始抗议,她们丢掉化妆品,用最平价的保湿剂(e.g.维E乳)和润唇膏代替繁复的护肤品,把头发剪成普通随意的短发。


这些行动旨在传递出一个观点:即保持美丽是一种劳动,女性被期待这么做但却几乎得不到任何有意义的报酬。


C.jpg

图片来源:Instagram账号“been___94”


韩国是全球第八大化妆品市场,销售额约占全球总量的3%,2012到2017五年间,韩国化妆品市场的年平均增长率超过7%。


这是一个创造出BB霜、卖出的蜗牛面膜可绕地球两圈的国家,而生活在其中的女性更是不知不觉地就被资本推动着为“美”买单:她们日复一日按照严格的步骤护肤,精心涂抹化妆品,苗条的身材、水嫩“无毛孔”的皮肤,成了一个女人得体、美丽的标准。


从早晨起床到晚上入睡,洗漱、整理头发和服装、护肤、化妆、卸妆……女性通常要比男性花数个小时时间在“让自己变美”上。而对于都异常忙碌的上班族来说,这很可能是牺牲了她们休息、社交,甚至享受生活的时间换来的


不仅仅是时间成本,维持社会所谓的“美”还需要耗费大量的金钱。一支MAC口红的零售价为30,000韩元(170元人民币)—— 约为韩国每小时最低工资的四倍(北京每小时最低工资的七倍)

D.jpg

Cha Ji-won卸妆前后对比照,图片来自网络


丢掉了所有化妆品的Cha说:


“现在每月只花4000韩元(24.4元人民币)买保湿产品或润唇膏。我觉得自己像是重生了,一个人的时间与精力是有限的,我过去都用来担心自己美不美,现在我用这些时间来读书与做运动。”


E.jpg

图片来源:Instagram账号“xxh_nnxx”


xxh_nnxx:“我曾试过各种各样的化妆品,甚至因此而皮肤过敏。但现在我不想再为了漂亮这么做了,我剪了头发,卸了妆,看到了我本来的样子。我想生活在一个看起来不漂亮但却展现我们真实面目的世界里。”

F.jpg

图片来源:Instagram账号“ieodbw294u”


ieodbw294u:从初中开始就听说女生‘嘴唇必须漂亮’,我没有化妆,也没有节食,但是每小时涂一次口红。现在我要把口红全部扔掉,我想摆脱那种生活。”


G.jpg

图片来源:Instagram账号“dalgoooji”


dalgoooji:“没化妆的脸并不可耻,希望你也能有爱自己的勇气。”



nawooonii:“我剪掉了长发,衣柜里装满了舒适的衣服。现在我觉得,‘哦,这才是人的生命。’ 我不会再变回任人打扮的洋娃娃了,现在的我会像个男人一样生活。”


其她响应该行动的网友也纷纷评论:


看到所有这些乳液和化妆水的组合,我在想以前是怎么把它涂到脸上的。


这些曾经看似有意义的消费,现在只是垃圾而已,我得好好想想该把钱花在哪儿。


以前不化妆品会让我感到尴尬,但是当这些化妆品被损毁后,那种支配着我的力量消失了。


毁掉化妆品、对比照带来的视觉冲击,破坏了消费主义精心打造的美丽幻想,女性长期以来积聚的劳累、质疑与愤怒如洪水般喷涌而出。


女性的愤怒并非一朝一夕

 

严格单一的审美标准是对女性严重物化的结果,也是性别不平等的表现。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发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韩国在144个国家中排名第118位,女性的月平均收入只有男性的62%,是发达国家中性别工资差距最大的。


H.jpg

图片来源:《全球性别差距报告2017》


从文化的角度看,尽管有民主化的影响,但儒学对女性从属地位的强行定义,仍主导着韩国民众的思想。


今年2月,知名组合 Apink 成员孙娜恩在 Instagram 发布了一张她拿着写有“Girls can do anything”(女孩可以做任何事)字样手机壳的照片。随后,她被舆论指责在“推广女权主义”,最终被迫删除了这条帖子。


I.jpg

韩国明星孙娜恩删除的照片


但是,改变也在逐渐发生。在这个“有权有势的人相信自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韩国《中央日报》语)的国家,广泛的女权主义觉醒随着韩国MeToo运动在一步步扩大。

 


1月29日

韩国地方检察厅女检察官徐智贤在检方内网发文,公开自已曾遭检察长性骚扰的经历,并鼓励受害者不要沉默,自此点燃了韩国MeToo的燎原之火;










3月4日

身穿黑色服装的韩国女性聚集在首尔光化门广场上,抗议“无处不在”的性骚扰;


5月19日

上万名韩国女性在首尔举行示威活动,谴责政府在调查偷拍案件中的不作为——“对受害者是男性的案件加速调查,对受害者是女性的案件敷衍塞责”,要求政府对同类犯罪,进行同样的处罚;










8月4日

(警方统计,实际可能不止)7万人在首尔举行了反对在性犯罪调查时性别歧视的第四次游行。


据不完全统计,前后有超过10万人参加了韩国今年争取妇女权利主题的游行等行动,其中绝大多数为女性。较之以往,现在的韩国女性更加愿意用行动表明立场、争取权利。



“逃离紧身衣”正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发生的。当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脱离“用美貌换取资源”这一男权社会强加给女性的“晋升模式”时,“保持美丽”于她们而言就成了一项无偿劳动。随着反抗的能量日益强大,行动一触即发。

 

集体发声下的异见者

 

“逃离紧身衣”话题引爆网络,相关的线下活动也紧锣密鼓地开展,更有行动者将自身经历画出来,做成了小册子。无数韩国女性通过说出自己曾因外貌而受到的社会压迫,来抗议为什么不漂亮会成为自己受苦的理由。

J.jpg


与此同时,进一步的思考也开始涌现。在人们沉醉于一股脑儿毁掉化妆品的“爽”时,会不会忽略一部分人的需求?在本来就受限的话语空间中,更多元的讨论试图让少数中的少数者也被听到声音。


我问到了一位关注此事的韩国女性,她说自己的脸曾因意外事故而留下疤痕,化妆是她假装成“正常人”的手段,也是替代风险更高的整形手术的方法。


每当我画出那一半因受伤而消失的眉毛时,都能感到身体上的疼痛和面对真相的痛苦,我的外表是“不正常的”。我不喜欢那些和我有着截然不同的背景的行动者,高喊着“我们都一样”,她们不认识我,我们不一样,但是她们的声音淹没了我的声音。


来自不同阶层和背景的女性面临的困境不同,同时被行动边缘化的还有变装皇后和跨性别女性等群体,化妆作为职业需求或身份认同,很难被ta们舍弃。同时,一些认为自己“只是喜欢化妆”的女性也感觉受到了批评。



不是要制造矛盾,那么怎么才能更积极、开放地看待这个行动?


“批评化妆的女性不是行动的目标,我们应该更多地反思男权结构”,另一位跟我聊到此事的韩国跨性别女性说。




为什么女性化妆被视作一种现代社会的礼貌?如果是出于礼貌,为什么不同性别的人为此付出的时间精力差异这么大?


为什么化妆会带给女性如此多的愉悦感?而我们很少听到男性说自己享受化妆?


女性可以通过其它途径来获得自信和愉悦吗?或者说,如何改变社会看待女性的方式?


也许我们无法通过一次毁坏化妆品来舍弃现有的生活方式,但是行动展现出的决绝,也足以使每个化妆的女生开始质疑这一切。




来源于Twitter/Instagram的图片如涉及侵权,立即删除。


(本文由安康信息网编辑http://www.ohcs-gz.net/)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