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工资讯 > 劳工状况 > 尘肺村:他们即将面对死亡,却还没等到回答

尘肺村:他们即将面对死亡,却还没等到回答

发布时间:2018-05-04来源:土逗公社 作者: 点击:

深圳地表之下的花岗岩碎成粉尘,沉积在他们的肺部。


深圳的高楼林立,他们却因这座城市的发展承受巨大的呼吸之痛。


他们是来自张家界的风钻工人,他们还有另一个身份——等待死亡的尘肺病人。


湖南张家界桑植县芙蓉桥乡,是开国元帅贺龙的家乡。28年来,这里走出了浩浩荡荡的打工大军,不少人到深圳从事风钻爆破工作。

 

风钻爆破工,是工地上最基础也最辛苦的建筑工种。如果大楼是一颗树,那么风钻工就是为大树挖出落根之洞的人:工人要在直径数米的洞里,往地下的花岗岩层钻炮眼,然后,装上炸药爆破,形成数十米深的桩孔,为高楼建筑打下基础。


尘肺病,因吸入大量粉尘而导致肺部碳化——一个鲜活的肺,仿佛煮熟了一般,变成了蜂窝、小孔状的黑块。尘肺病是职业病,不传染,也无法治愈。一旦患病,患者肺部造氧的功能只会不断衰减,直至某一天,他们会因窒息或是其他的并发症而去世。这是绝症。


深圳的地质以轻度风化花岗岩为主,质地坚硬,易出粉尘,因此,在深圳做风钻的工人需要更强的体力,同时也面临更大的粉尘危害。


2017年,上百名来自张家界山区的风钻工被查出患有尘肺病,其中不乏三期患者。尘肺病一旦确诊为三期,就意味着患者已走在死亡边缘。在此之前,桑植已有许多人因此相继去世。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这个曾是革命圣地的山村。


2.jpg

徐作清,92年去深圳做风钻工人,08年开始发病后寸步难行,每天趴在床边使用制氧机。医生跟形容他的肺像是煮熟了,全是硬的。和他一起的工友都走得差不多了,他特别舍不得68岁的母亲和上学的孩子。2013年夏天,他因呼吸衰竭死亡,终年44岁。(李大君摄于2012年夏)


这些张家界尘肺工人回顾起自己十几年的打工史,仍有着深刻的“深圳记忆”:地王大厦、深南大道、香格里拉酒店、京基100、深圳地铁……说起这些深圳地标,工人如数家珍,因为他们就是“深圳速度”的建设者。


然而,当世人对深圳的崛起啧啧称奇时,他们的付出却是鲜为人知的:数十米深的花岗岩地层,全靠人力爆破和奠基。粉尘滚滚,老板只给工人发一个口罩,脏了又洗,洗了再用。大部分工人没有劳动合同,也没有五险一金。张家界是举世闻名的旅游景区,但旅游经济的阳光并没有照射到山沟沟里的桑植县,贫穷逼迫这些男性去做这样工资不菲的重体力高危工作。


1.jpg

钟平协,风钻工,湖南张家界人。2009年6月,被诊断出肺部明显阴影。其他老乡都退出了风钻工作,只有他还留在工地。他说家里有三个孩子,父母年事已高,全家七条命都得靠他养活。他也害怕自己的肺变成石头。做,死自己一个;不做,全家七口人都得饿死。他说,没办法,我只有做到死为止。(李大君摄于2009年夏)


但如今,作为家中顶梁柱的他们因为患上尘肺,失去劳动力,反而成了家人最重的心病。高昂的医药费、住院费以及家人心力交瘁的照顾,让部分病人不得不放弃治疗。


个人的生命与家庭的生计都几乎走入末路。这到底是为什么?作为深圳的首批建设者,为深圳奉献了青春甚至生命,他们希望讨个说法。


然而,没有劳动合同的他们,许多人无法证明劳动关系,无法参与职业病认证,更难以得到赔偿……



(本文由安康信息网编辑http://www.ohcs-gz.net/)




------分隔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