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劳工资讯>>性别

[深圳] 打工妹密室打工中毒病危 监工逃跑无钱治疗

发布时间:2016-06-16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成希 点击:148次
 

  昨日中午,沙井人民医院住院病房,20岁的雷东燕无助地躺在病床上默默流泪,脸上满布暗红色的斑点让人触目,她的生命仍处于极度危险中。本报记者徐文阁摄

  宝安区疾控中心对雷东燕姐妹工作的黑作坊取样化验显示,原材料中的物质为三氯甲烷,有剧毒。本报记者徐文阁摄



  我们都是小学文化,根本不懂什么叫LF和AB,老板就是拿这个糊弄我们。

  ———中毒女工龙彩萍

  身体遭受这么大的损害,本来急需营养补充,但如今只能吃馒头和干饭。

  ———龙彩萍的亲戚朋友

  要申请职业病,必须医院出示临床诊断,用人单位出示用工证明和卫生监督所出示证明才能够提出申请,但是负责人走佬,雷东燕连提出申请的资格都没有。

  ———沙井人民医院内科韩主任

  “像…做梦一样,感觉…好累,不如…死去…”昨日下午,打工妹雷东燕躺在沙井人民医院,努力比划半天,从嘴里艰难蹦出几个字。在重度黄疸、暴发性肝炎、急性肝功能衰竭和肝性脑病的折磨下,她脸色蜡黄,全身浮肿,身上到处是红斑样的皮疹,眼睛像被马蜂蜇了一般,肿胀得撑不开眼。医生诊断为三氯甲烷和急性苯中毒,向其家属下达了四次病危通知书。

  密不透风房 当生产车间


  “我们订了2月10日的火车票,打算结了工资就回家过年,没想到却遭此惨祸。”龙彩萍脸色蜡黄,身上的浮肿还没有消散去,病歪歪地躺在床边,紧紧握住表姐雷东燕的手。雷东燕和龙彩萍今年20岁,来自广东湛江市,她们的工卡显示,雷东燕2005年进入兆胜塑料电子(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胜公司”)当检测员,龙彩萍两年后进入同一家公司当品检员。

  据龙彩萍说,去年11月20日,兆胜公司老板范锟钰找到姐妹俩,称赞她们技术过硬,让她们请假去另外一个加工点做手机外壳,包吃住1500元/月。11月25日,在老板的安排下,她们和另外两名湖北籍女工来到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开始工作。房子位于沙井街道万丰上星路创新花园B栋1207室,客厅是组装手机壳的车间,另外一间作为两姐妹的卧室。

  昨日下午1时,记者来到创新花园B栋1207室。据创新花园管理处介绍,一个叫刘芳的女人租住了这个房子,管理处根本不知道她拿居民房当生产车间,这肯定是不允许的。由于十分隐蔽,至事发管理处才知情。

  龙彩萍说,刘芳受老板范锟钰雇佣,负责她们4个女工的日常管理。范锟钰每天去那里巡视,要求她们足不出户,不要跟工厂的其他员工透露相关情况。4名女工上午8时上班,晚上10时下班,除开做饭、吃饭,中途没有休息。

  剧毒化学品 接触酿惨祸


  在上班之前,女工们反复询问清洗手机壳的液体是否有毒,但范锟钰和刘芳都说这些液体无毒,对人体没有任何危害。为了让她们放心,老板还将这些液体的出厂标签撕去,重新贴上LF溶剂和AB胶。后来,沙井卫生监督所的抽样结果显示,所谓的LF溶剂就是剧毒的三氯甲烷,AB胶则包含大量有毒化学品二氯二苯砜、邻苯二甲酸。姐妹俩工作、生活在这密闭的一室一厅,和其他两名女工一起,每天用LF溶剂清洗手机外壳,用AB胶组装手机壳。她们没有戴手套和口罩,直接用手接触,液体经常会流到手上和滴到脸上。当时也无异常,只是感觉“冰冷”,味道极其难闻。

  “我们都是小学文化,根本不懂什么叫LF和AB,老板就是拿这个糊弄我们。”龙彩萍痛哭流涕,称早知道有毒,哪怕家里穷得丁当响,也绝对不会贪图这点小钱。龙彩萍和表姐雷东燕家里在前年和去年分别建了一层楼房,连房门和玻璃都未装上,还欠了一屁股外债。姐妹俩打算拼命干一个月的活,回家过年时攒上1000多元钱,给爸妈还债。

  沙井卫生监督所负责人介绍,生产中使用三氯甲烷等剧毒化学品,首先企业必须将三氯甲烷清洗程序与其他工序完全隔开,清洗场所必须设立警示牌,清洗房应该有机械抽风排毒设施。同时,作业人员应该佩戴防毒面具、防护手套和防目镜等防护用品。但他们的突查结果是房间里面没有任何防护和排风设施,工作环境密不透风,这导致三氯甲烷和急性苯中毒的大规模暴发。

  以为是感冒 其实中巨毒


  去年12月7日开始,姐妹俩感觉全身乏力,头昏脑胀,体温居高不下。她们以为是感冒,在药店买了60多元钱的感冒药,但还是高烧不退。第二天,她们请假到宝安福永人民医院看病,临床诊断为“呼吸道感染”,挂了几瓶吊针还是没有退烧,医生给她们又开了退烧药。回家前,医生给他们量了体温:雷东燕是39.2℃,龙彩萍是39℃。

  去年12月10日,在高烧不退的情况下,两姐妹带病上班了一天。11日,两人身体实在抗不住,又请假去医院打吊针和退烧针。当时负责人刘芳还训斥她们贪玩,故意以生病为理由请假。打针回来后,她们还是高烧不退,随后出现尿黄、乏力、恶心和呕吐。龙彩萍说,就像流感一样,另外两名湖北籍女工也相继“感染”类似的症状,纷纷请假看病。但在老板的要求下,她们被强制上班,否则扣发工资。到19日,两人的脸和眼睛都黄了,身体出现浮肿的现象。21日凌晨3点,雷东燕不停往厕所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到22日早上7时,就已经神志不清,身体没有任何反应。

  刘芳和龙彩萍连忙把雷东燕送到沙井人民医院抢救,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怀疑是三氯甲烷和急性苯中毒,马上向沙井卫生监督所报告。沙井卫生监督所连夜派人赶到创新花园B栋1207室调查取样。雷东燕被送入ICU重症监护室,医院当天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沙井人民医院内科韩主任介绍,经过多方面检查,临床诊断雷东燕为三氯甲烷和急性苯中毒,这个中毒的死亡率极高,达到70%以上。沙井卫生监督所负责人介绍,急性苯中毒的症状是起痛急骤,头疼乏力,四肢麻木并伴有恶心、呕吐、心悸、腿软、神志恍惚,呈醉酒状态,未及时抢救,可迅速导致呼吸中枢麻痹而死亡。雷东燕昏迷了一个多星期,属于暴发性肝性脑病,大量的肝细胞和脑细胞遭受破坏,肝胆等内脏受到严重损害。

  治病欠十万 负责人走佬


  在抢救雷东燕的同时,龙彩萍和两名湖北籍女工的症状也越来越明显———全身肿胀、呕吐、全身乏力、高烧。沙井卫生监督所连续两天抽查生产车间,去年12月25日,负责人刘芳得知是三氯甲烷和急性苯中毒以后,马上关门逃跑。两名湖北籍女工被迫回到家乡治疗,龙彩萍也打算回湛江老家治病。

  沙井卫生监督所负责人介绍,三氯甲烷俗称“洗板水”,多用于电子行业中清洗线路板,首次接触的工人,会出现严重过敏反应,病人多有发烧,随后全身出现大片红斑样皮疹,有痒感,肝脏受损者还出现黄疸,导致眼睛和皮肤发黄。由于中毒表现类似于感冒麻疹或过敏性皮炎,很容易被误诊而导致严重后果。

  沙井人民医院介绍,雷东燕中毒后,病情非常严重,院方组织了精干的技术力量进行抢救。如今,雷东燕花费医药费11余万元,家属只缴纳了1万多元,还欠医院10万余元,现在医院不堪重负,是贴钱给雷东燕治病。

  而雷东燕的家属称,自从雷东燕入院至今,厂方没有派人看望,更没有支付一分钱的费用,而且负责人刘芳逃跑。记者了解到,雷东燕家庭贫困,家里盖房欠了很多外债,为治病,家里已经将耕地的黄牛,过年用的猪羊全部卖掉,才筹措了不到1万元钱。

  “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龙彩萍哭着说,她在住了一个星期院后,因为无钱治病,被迫出院,但她身体还是不适,全身仍然乏力,不时恶心呕吐。“身体遭受这么大的损害,本来急需营养补充,但如今只能吃馒头和干饭。”提起这些遭遇,龙彩萍的亲戚朋友在病房内抱头痛哭。

  受雇黑窝点 难申职业病


  据雷东燕的亲属们介绍,他们很感激医院,但已经欠费10万元,医院让雷东燕尽快转院,他们无力筹措救命钱。

  沙井人民医院内科韩主任介绍:“本来她可以申请职业病,这样就有国家的医疗保障,但是她们打工的是一家黑窝点,如果负责人走佬,雷东燕申请职业病面临的问题重重。”韩主任解释,要申请职业病,必须医院出示临床诊断,用人单位出示用工证明和卫生监督所出示证明才能够提出申请,但是负责人走佬,雷东燕连提出申请的资格都没有。

  沙井街道办劳动办负责人说,接到报告后,他们立即派人前往兆胜公司调查了解情况,公司另外一个小股东称,老板范锟钰人在台湾,1月22日才能回到深圳,具体情况公司不清楚。据劳动办调查,另外那两名湖北籍女工是刘芳在社会上招募的,雷东燕和龙彩萍两姐妹是范锟钰私下让她们去的。而刘芳这个主管也跟兆胜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详细的情况只能等老板范锟钰回到深圳后才能够确定,我建议公安机关立案,将刘芳找出来。” 本版采写:本报见习记者 成希

------分隔线----------------------------
回到顶部